注册

父亲每21天献次血为儿子延续生命


来源:华商晨报

4年多的时间里,有多少个21天?沈阳汉子王纯平数得出来。,,他的生活,是以21天为一个单位的。因为按照相关规定,献血单采血小板的间隔不能少于21天。所以几乎每隔21天,王纯平就可以去献一次血小板。4年多的时间里,王纯平积攒了78本献血证。

看着儿子喝药的样子,王纯平一筹莫展■本组图片由华商晨报记者张诗尧摄

王纯平的献血证已有厚厚的一摞

本报讯(华商晨报记者仓一荣)4年多的时间里,有多少个21天?沈阳汉子王纯平数得出来。

他的生活,是以21天为一个单位的。因为按照相关规定,献血单采血小板的间隔不能少于21天。所以几乎每隔21天,王纯平就可以去献一次血小板。4年多的时间里,王纯平积攒了78本献血证。

王纯平的儿子王宇今年31岁,患有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症。他必须要不时去输血,才能够活下去。

王纯平去献血,拿回一本献血证。王宇去医院输血,拿回数千元的费用票据。王纯平再拿着自己的献血证,去报销儿子输血的部分费用。两次献血的间隔期,王纯平找机会打工做零活,买药,照顾卧床的儿子。

献血,这是一个57岁的平凡的父亲,为儿子延续生命的方式。

20年前儿子患上

再生障碍性贫血

王纯平说,有时,他觉得日子过得特别艰难的时候,他会翻翻儿子12岁以前的照片。那时,儿子是个能跑能跳的小男孩,淘气,有时惹他生气,有时也逗得他欢喜。

王宇12岁前经常生病,感冒发烧吃了不少药。那年,王纯平渐渐发现,儿子脸色煞白,身上起小米粒儿似的小出血点。去医院检查,做骨髓穿刺术,最后确诊王宇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症。这种病的患者骨髓造血功能出现衰竭,无法正常造血。王纯平后来了解到,这种病的发病,可能与药物、放射线、病毒感染等因素有关。

王纯平带着王宇去过很多地方的医院,“好多医生跟我说,你这个病没有别的招儿,能根治的办法就是骨髓移植。但是这种手术风险高,得赌。如果不做骨髓移植,那病人一辈子就得靠输血维持了。”王纯平说。

12岁,王宇被发现患上血液病后,再加上夫妻性格不合的原因,妻子和王纯平离婚,离开了家。自此,王纯平守着患病的儿子,爷俩儿继续各处求医治病。

从卖房到献血

坚信儿子能活下去

医生没有告诉王纯平,像儿子王宇这样的身体,还可以支撑多少年。

王纯平梗着脖子,他也不想听。“他不可能就这样完事儿了。他是个懂事、孝顺的好孩子。我相信,他一定能活下去。”

当时年纪还小的王宇开始定期输血。王纯平加入了血液病、“再障”患友的QQ、微信群,天南海北的患友在这里交流。听说有患友吃了中药,能够延长输血周期,王纯平又带王宇去看中医,买中药吃。

靠着定期输血和吃中药,在王宇20多岁的那几年间,病情曾经一度好转,甚至可以去外边上班,到售楼处当保安。可是后来,不知为何,王宇的病情突然复发并恶化。2010年,那是王宇病得最重的时候,王纯平卖了一套48平方米的回迁房。23万元的卖房钱,为了给王宇治病输血救命,1年间就花光了。

王宇的身体却没有明显好转,需要输血的日子越来越频繁了。就在这个时候,王纯平认识了一些血液病患友的家属。他们告诉他,他可以去献血,能按比例抵消一部分儿子输血的费用。王纯平从此和献血打上了交道。

在献血证里,有“献血记录”和“用血记录”两页。在“献血记录”页中,登记上献血日期,再在旁边扣上“一个治疗量机采血小板”的印戳,就意味着在后面“用血记录”页里,可以登记使用一定额度的“子女无偿用血”。每一本献血证里面的额度用完了,为了防止弄混,王纯平就在这本的封面上画个叉。

但是近几年,王宇的身体状况越来越恶化。从前3个月输一回血,现在几乎每隔五六天就要输一次。王纯平每隔21天才能献一次血的速度,越来越供不上给儿子输血了。王宇每次输血要2000多块钱,一个月就是1万块。余下的费用缺口越来越大。

最初3个月输回血

恶化到间隔五六天

王宇勉强坐在床边,王纯平递过去一碗黑褐色的中药汤。王宇双手捧着接过来。因为吃药的副作用,王宇捧着药碗的手一直不停地抖。

从最初3个月输一回血,频次渐渐加快成2个月、1个月、半个月。到如今,几乎每隔五六天就要输一次血。王宇的身体在恶化。对此,他自己清楚地知道,但只是温和地笑笑。

正常成年男性的血红蛋白含量在120~150g/L,王纯平说,医生建议血红蛋白量低到50的时候就该去输血了。“可他总是尽量往后拖,还不让我知道。身体但凡能动弹一点儿,他就说还不用去输血。总是拖到30了,才撑着去输血。”

输完血后的头两天里,王宇身体有点力气,能够在父亲的搀扶下,绕着家楼前的小花园走两圈儿。年轻却力弱的儿子,把手臂搭在父亲的肩上。年近六旬的坚强的父亲,手臂紧紧箍在儿子的背后,支撑着儿子去踏出每一步。父子俩都不说话,在周围邻居们善意同情的目光中,慢慢地走。

儿子:父亲已经把他能给的

所有东西都给了我

直到下一次输血前,王宇的身体渐渐失掉了力气。他没有力气做任何事,严重时头晕目眩,心跳如鼓。

身体还好的日子里,王宇做得最多的,就是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和患友们交流。

“有的时候我很憋屈。我想,为什么这样的病摊在了我的身上?如果我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我就会有机会去做很多有趣的事情。但我转念又一想,想这些事情都没有用。人活着,还是该面对现实啊。”王宇的脸上柔和地微笑,语气平淡地说,“我爸每天的日子,就是想着我,想着去献血,想着怎么让我活下去。可我每天就想着他,想我自己病的时候反而少。”

王宇说,他从来不愿在爸爸面前说灰心丧气的话,“我怕他会失掉在精神上支撑他走下去的勇气。我老是想,如果我到了那一天,剩下我爸在世上一个人,他该怎么活下去呢?”

“我爸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虽然他不说,但是我知道,他已经把他能给我的所有东西都给了我。他去献血,然后换来陌生人的血输进我的身体里,但我总感觉,是我用了他身体里的血。”王宇说,“我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有这么好的一个爸爸。如果能报答他,我希望能再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多陪陪他。”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对父子,可以与王宇取得联系,手机号/微信号:15998871557。

[责任编辑:张健]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辽宁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