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潜入传销组织1个多月 锦州男子赴广西救出妻子


来源:华商晨报

眼见着身边亲爱的人,原本那么温柔善良的女人,却在步入了传销组织后,变成了满嘴谎话、欺诈他人、脾气暴躁、失去了理智的“陌生人”,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深深地明白,那种“洗脑”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眼见着身边亲爱的人,原本那么温柔善良的女人,却在步入了传销组织后,变成了满嘴谎话、欺诈他人、脾气暴躁、失去了理智的“陌生人”,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深深地明白,那种“洗脑”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但是,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在我的妻子需要帮助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越是要肩负起一个丈夫、一个男人的责任。

我要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我和妻子身上的真实故事。前不久,我曾经前往外地,深入到妻子所在的传销组织中,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陪伴妻子,想方设法,终于让我的妻子看清了传销的真面目,把她带回了家。

我真心希望,看完了我这个故事后,千万不要再有其他的家庭深受其害了。

接触传销

网上加入传销组织群

妻子独自离家远行

我和妻子都是辽宁锦州人,她今年40岁。我们原本在老家开了一间干洗店,生意还好,衣食不愁。

结婚这么多年,妻子一直是个很好、很善良温柔的女人。我们夫妻感情也一直很和睦。我从来没有想过,日后会有夫妻当街打架,打进了派出所的那一天。

这都缘于妻子的一趟北京之行。我妻子有个女性朋友,是原先一起卖保健品时认识的同事。就是她,最早带我妻子接触传销的。

去年上半年,她说带我妻子去北京玩一周,食宿交通都她管。游玩期间,那个女的开始给我妻子灌输传销的一些概念,大概是些“发展下线,轻松挣大钱”之类的理念。

我妻子只是初中毕业,之前也不太了解什么是传销,有什么危害。她心地善良,很容易被人蛊惑蒙蔽。所以,从北京回来后,她有了明显变化,从此前被动接触传销,变成主动去接触。她主动在网上加入了一个传销组织的群,与那些人在网上深入交流起来。

由于她的刻意隐瞒,导致我对此一无所知。

随着她在网上与传销组织的人交流得越来越多,她的思想、意识被人控制影响得越来越严重了。去年夏天,她一个人坐飞机离开了家。

加入传销

关店出兑四处借钱

对丈夫隐瞒真相

离开家时,她的名义是去外地“考察项目”。她离家后不久就联系我,说她到了广东湛江,要与人合伙开花店,要2万块钱。我没有多想,就汇款给她2万块钱。

但其实,开花店这事,是她在传销团伙的指使下,对我撒的弥天大谎。她去的也不是湛江,而是广西某市,即妻子加入的传销组织的老巢所在。2万块钱也进了传销组织的腰包。

妻子孤身在广西,先后有好几个月,一直和传销组织待在一起,并一直对我隐瞒。其间,她曾回家一次,待了不到一个月。这期间,她干脆关掉了我们的干洗店,把店兑出去换了1万多块钱,然后又借了3万块钱。带着4万块钱,她又一次飞去了广西。

一个女人,关掉了老家的店,非要到那么远的南方开店,我当然将信将疑。毕竟,我都没亲身去看过这家花店啊!妻子回老家时,曾试图向她母亲和妹妹借钱。我偷偷联系她母亲和妹妹,给拦了下来。

异地救人

丈夫赴异地陪妻子

发现传销真相

我决定亲自去看一看“花店”。出发前我联系了妻子。在广州火车站下车后,我打算拼车去湛江,可妻子非要我坐她联系的大巴车。

一路上,我不时问领车的一个小伙“到哪儿了?”小伙神神秘秘的,总是不耐烦地回答“你别问了”。

大巴最后停在一个汽车站。妻子来车站接我,这时我才得知,这里根本不是湛江,而是距离湛江仅二三百公里远的广西某市。面对我的种种疑问,妻子已经不耐烦给我解释,她试图把我也拉入伙。

我随同妻子住进了当地一个小区,一户套间的一间卧室。隔壁卧室还住了两个女的,都是传销组织的人。

我初到广西的两三天,妻子陪我到处玩,旁边却总有两个人陪着。我以为是妻子在当地认识的朋友,实际上他们是被派来看着我的人。

有一天凌晨5点半,妻子起床,说其实她每天早晨6点到8点都要去参加“早会”,而且必须要去。

从这之后,我才慢慢发现了真相。原来,妻子居然进了传销组织!我一下子蒙了。

深陷传销

每天做“思想汇报”被洗脑

妻子伪装身份发展下线

妻子加入的传销组织,就是所谓“1040工程”,或叫“69800”。你能在网上搜到国内各地警方都处理过这种传销,包括我妻子所在地的广西警方也查处过。

这种传销模式,就是虚构了一个所谓“国家工程”,要从民间吸收资金,花69800元就可投资入股,并且带动别人投资,还能得到分红。

在广西,妻子坚持让我去“听课”,就是传销组织专门面向新人的初步洗脑。因为妻子的坚持,我去过六七次。每堂课去听的人能有二三十人,基本都是40岁往上。因为我早认识到这就是传销,所以压根没信过课上教的鬼话。

我亲眼看到了这些传销组织的伎俩,每天不断地重复、强调,渐渐把妻子给洗脑了,她先后给了传销组织近6万块钱“投资入股”。 

她除了有资格参加“早会”做“思想汇报”,每天的工作就是捧着手机,在微信上找陌生人,用尽各种方法,吸引他们投资入股,把他们发展成自己的下线。在微信上,她可以用不同的身份,同时与好几个人聊天。她用第一个身份与一个人谈生意,用第二个身份与第二个人搞对象。她做这些事情时,都瞒着我。

救出妻子

“鼓动”妻子行骗看穿真相

与传销组织对峙冲突

传销,真是太可怕了。我眼见着妻子,一门心思狂热地执迷“发展下线,轻松挣大钱”,她真的已经被洗脑得走火入魔了。

在广西,我一直陪伴着她,怕她越陷越深。我无数次劝解她,告诉她这是传销!是害人害己的缺德事!可她已经听不进去了。我生气,在街头与她打架,还打进了派出所。

身为丈夫,我一定要救她。我陪在妻子身边一个多月,终于等到了机会。

传销组织里,有一个30多岁的女人晓月(化名),她在微信上假装找对象拉下线,成功骗了一个叫杜峰(化名)的男人,骗他来广西见面。

传销组织准备安排一个人陪晓月搭档演戏,骗杜峰掏钱“投资入股”。我鼓动妻子去和晓月搭档演戏。

晓月、妻子和我,陪杜峰在广西玩。晓月给杜峰一步步设套。妻子扮演晓月的好朋友,两人一唱一和。

这是我妻子第一次实际行骗。因为她之前在微信上一个人也没骗成功过。就是这次实际去行骗的经历,突然让我妻子良心发现,发觉自己就是在干骗人钱财的事情。再加上我一直以来的劝说,这回,妻子终于醒转过来了。

我终于等到妻子愿意跟我回家。我明着跟传销组织里的一个小头目——姓肇的男人说了,要带妻子离开,还和姓肇的发生了冲突。在我和妻子住的房子,姓肇的带着两个帮手砸门,要把我妻子抢走。我把大门锁住,护着屋里的妻子,和他们对峙。后来,他们怕我报警才悻悻离开。

很快,我买了票,终于带妻子离开了那个地方。姓肇的没有再阻拦,因为我带走了妻子,却没有能力带走妻子扔进传销组织里的近6万块钱。这钱,算是保了我和妻子的平安。

劝世良言

尽早脱离传销组织

亲人在盼你们回家

妻子随我回到家后,已经彻底和传销组织脱离了关系,她的思想意识也慢慢转回来了。对于曾经的种种行为,她后悔不已。

晓月准备去骗的杜峰,今年30多岁,安徽人。在广西待了一周,杜峰渐渐也看穿了晓月和她背后传销组织的真面目,也离开了。

昨天,我妻子和杜峰还电话联系呢。妻子想要回那近6万块钱,而杜峰想要救出晓月。

原来,两人在微信上聊天的时候,杜峰渐渐对晓月动了真感情。杜峰听说了我历时一个多月,成功把妻子带回家的事情,他也想像我一样救出晓月。

我妻子感叹着对杜峰说:“你太痴情了。在那里的人,被洗脑后执迷不悟,不是轻易能救出来的。”

我当然希望杜峰能把晓月救出来。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把他们的亲人从传销组织手里救出来。我更加希望别再有更多的人身陷其中。你看,如今我家没了积蓄,没了干洗店,外面还欠着几万元外债……我真恨传销,它真的害人不浅。

我的这个真实的故事,就是前车之鉴。我还想对像晓月那样已经身陷传销组织的人们说,醒过来吧!认识到传销对社会的毒害!如果有机会,请一定离开传销组织。因为,你们也有那么多的亲人,在等你们回家。

■链接

公安部等12部门

曾联合打击“1040工程”传销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官网上显示,早在2013年,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等十二部门曾联合下发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打传销,反欺诈,促和谐”执法行动。

执法行动重点打击以“1040工程”、“资本运作”、“西部大开发”等为名实施的“拉人头”式聚集型传销违法犯罪等。

更早在2007年,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联合发布打击传销警示,并公布了10个典型案例,其中就包括当年“广西北海‘307’高额加盟传销案”。

案例介绍中称,经查,非法传销组织打着“北部湾经济区开发建设、北海市政府和有关部门领导支持”的旗号,利用所谓“资本运作”等形式,诱骗他人参加传销活动。传销人员在北海市,以一些高档住宅小区为据点开展传销活动,采取单独进行的方式“洗脑”。参与者每人交纳6.98万元“加盟费”,组织者宣称只要所发展的3条下线能正常发展,一年之内就可赚回1040万元(被称为1040工程),诱惑性很强,参与人员众多,严重侵害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

广西警方经过近两个月连续作战,相继摧毁了分别以李某等人为首的5个传销体系(涉案人员1400多人,涉案资金超过亿元),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8人,刑事拘留152人,逮捕98人,冻结涉案资金3000多万元。

凤凰辽宁官方微信二维码

[责任编辑:韩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辽宁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