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共享经济遇到市政管理 “相爱”还是“相碍”


来源:人民日报

前几天,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赴无锡考察时,再次利用共享单车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难题。对于朱良来说,共享经济已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他也观察到,共享经济在给人们生活方式带来改变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乱象,引发了诸多市政管理上的问题。“共享”与“市政”之间,是应该携手共进,还是互相妨碍?这是值得每个参与者思考的问题。

前几天,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赴无锡考察时,再次利用共享单车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难题。对于朱良来说,共享经济已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他也观察到,共享经济在给人们生活方式带来改变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乱象,引发了诸多市政管理上的问题。“共享”与“市政”之间,是应该携手共进,还是互相妨碍?这是值得每个参与者思考的问题。

乱象

6月5日晚,在北京朝阳区大望路地铁口附近,记者观察到一位共享单车的使用者并没有把单车停在100米外的专用停车位,而是“任性”地停在了自行车道旁,随后走向了地铁站。这辆乱停乱放的单车使得原本空间有限的自行车道变得更加拥挤。

据权威数据统计,去年有30多家公司进军共享单车领域。然而,当数以百万计的共享单车投放市场后,车辆丢失、损坏严重、乱停乱放、占道扰民等一系列问题也陆续暴露。这只是共享经济带来问题的一个缩影。

再看其它共享物品:共享雨伞在上海短暂现身后,由于没有定位系统,丢失很多;民宿短租后,屋内装修损坏严重。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对共享单车进行的200次消费观察发现,37%的车辆是在有明确标识公共停车区域之外找到的……当共享经济渗透到人们生活各个方面后,带来的问题也无法忽视。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今年2月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据估算,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参与者总人数达到6亿人,比上年增加1亿人左右。报告预测,未来几年,我国分享经济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但是,在快速度、高发展的背后,共享经济为何会带来市政监管上的“烦恼”呢?

根源

“共享经济节约了一定的社会资源。以共享单车为例,一辆车的资源可以多个人使用,一天可以周转三五次甚至十多次。但另一方面,由于共享的东西不是属于个人的,所以大家在使用时就不会像用自己东西那样爱惜。”朱良分析,由于所共享的物品不是私人的,使用者所拥有的责任也只是在使用时才有。一旦物品使用结束,承租人对物品的责任就宣告结束。“这就造成了承租人不会去想这辆车停放的位置合不合适、会不会被偷走,而是由着自己怎么方便怎么来,不会有太多的考虑。”

在朱良委员看来,“共享的物品所有权和使用权不一致”是共享经济带来的这一系列问题的根源。这种观点与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巫永平的观点不谋而合。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也正是这个原因给市政管理带来了新的困扰。”巫永平解释说:“在共享经济尚未出现时,人们对某件物品大都是所有权和使用权相统一,也就是我的东西我使用。以自行车为例,我买了一辆自行车,我就对它有使用权。但共享单车出现后,就不再是这种情况了。共享单车不是个人的物品,而是某家公司的,承租人有使用权。当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后,很容易造成损坏严重、乱堆乱放的问题。”

市政管理之所以有了“成长的烦恼”,是因为共享经济的出现模糊了公共和个人的概念。“中国的共享经济发展速度很快,甚至已经超过了国外的一些发达国家。但国民的公共概念却还没有树立起来,观念上还没有转变,对公共物品的爱惜程度还不够。”巫永平认为。

磨合

在共享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如何才能不给市政管理“添堵”呢?巫永平认为,在共享经济中,若政府、公司、个人三方都能磨合好,中国的共享经济会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会给市民生活带来更多的便利。

“共享经济是一个新的现象,跟原有的模式不同。尽管也带来一些问题,但共享经济总体上是利大于弊的。”巫永平说,要想解决共享经济和市政管理上的矛盾,个人、政府和企业都应该学习。个人应该培养“公共物品也应珍惜”的观念,政府则应该尽快制定出新的“游戏规则”,在政策上做好引导和监督。

共享平台公司也不能只把赚钱多少当成判断企业是否成功的标准,应对社会负起责任。在巫永平看来,共享平台公司应为维持共享物品的秩序负主责。

朱良说:“以共享单车为例,当平台公司向公共场所投放单车时,也应投入维护管理力量。尤其是在初期,要付出更多的人力、物力,维持物品秩序,规范使用规则。等承租人培养起良好的使用习惯后,可以相应地减少管理力量。”

朱良建议,共享平台公司应对共享物品的秩序管理担责。一方面,可以从技术上解决部分管理问题,比如在共享单车上设置电子围栏,规定在哪些区域可以停放,哪些不能;另一方面,则要投入大量的维护管理人员。“现在共享单车存在的乱停乱放的问题,也是由于维护人员覆盖面小、不周全而导致的。”朱良说。

新生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从共享经济的发展周期来看,中国的共享经济目前仍处于高速增长阶段,而且由于共享经济模式的特殊性,未来的发展空间十分广阔。但它能否顺利升级到“共享经济2.0”模式还需各方的努力。

对于共享经济,政府的态度十分明朗。今年3月,交通部长李小鹏在出席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时介绍了交通运输行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情况,并回答了记者提问。他表示,政府要主动作为,超前谋划,加强监管,推动新事物发展;运营企业要尊重市场规定,做好管理规范,守诚信,提高服务水平;使用者要增强文明意识,来维护共享单车的运行秩序。

此外,6月5日,海外网从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得知,由交通部发起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为期两周的公开征求意见活动已结束,将于近期发布。该征求意见稿明确了政府责任,鼓励企业推广运用电子围栏技术,综合采取经济惩罚等措施规范停车秩序。同时,将建立企业和用户信用基础数据库,对企业和用户不文明行为和违法违规行为记入信用记录。

业内人士普遍对共享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但不能否认的是,国民在多长时间内能够培养起公共意识,这对共享经济能否尽快地上升一个层次起着决定作用。若国民公共意识能够尽快地培养起来,我国的共享经济也能在短期内发展起来。” 巫永平如是说。

[责任编辑:韩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辽宁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