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沈食药监受理药房存“影子药师”举报


来源:华商晨报

把执业药师证放到药店,按月就能从药房经营者手中领取一两千元“租金”。记者在沈阳市内药房走访调查发现,多家药店存在只见证件不见人的“影子药师”,其中8家药店抗生素类药物依然轻易就能从药房开出,甚至还有药师为了应付日常“出勤”制作指纹贴。

新闻回放:把执业药师证放到药店,按月就能从药房经营者手中领取一两千元“租金”。记者在沈阳市内药房走访调查发现,多家药店存在只见证件不见人的“影子药师”,其中8家药店抗生素类药物依然轻易就能从药房开出,甚至还有药师为了应付日常“出勤”制作指纹贴。

首次报道题目:《8家药房无处方开出抗生素有药房用指纹贴代替药师上岗》

本报讯(华商晨报主任记者闻英奇)12月5日,记者将有关大东区维康药房小十字街店、沈河区天士力惠工店等8家药房无执业药师仍售卖处方药,以及维康药房小十字街店、天士力惠工店两家药房暗藏指纹膜代替执业医师在岗的情况,举报到沈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报投诉中心。

市食药监局工作人员在登记8家药房开具的药物和指纹膜实物相关信息后,对案件进行了受理,并将对相关情况做进一步调查。

本报将持续关注调查进展。

出租执业药师证

年赚8000~1.2万

“影子药师”有网上中介平台

本报讯(华商晨报主任记者闻英奇)没有执业药师在场,一些药房仍可开出处方药。记者调查发现,药店只见证件不见人的“影子药师”现象,实际上暗藏着一条药师租证、药店用证、专业网站牵线搭桥的黑色产业链。

乱象

有网站专门提供租证业务

执业药师靠租证年入万元

赵晴(化名)是沈阳市一家连锁药房的工作人员,从事多年药品销售工作,她对药房的潜规则深有感触,“药房的执业药师月收入800元,这个费用完全是租证的费用,因为药师家在外地还有工作,这就造成不能在沈阳的药房坐班。药师平时不用到岗,只有监管部门检查时才会露面。”

行业内人士透露,药店租用执业药师证开业、药师“挂证”不在岗,在业内已是公开的秘密。

记者发现,网上有关租赁和挂靠执业药师证的信息众多,还有出专门网站提供租赁业务。如“×证网”,只需简单注册就能在其“人才库”中联系到有各种认证资质证书的个人,也可以发布“聘证”信息。其中,既有建造师、建筑师、工程师、设备检测人员,也有执业医师、主治医师等信息。证书专业上,更是细化分为执业药师、护士、中医、西医等与医学有关的专业证书,根据职称高低,收费标准也不尽相同。出租执业药师证大多价格在每年8000元~1.2万元。

该网站信息显示,执业药师分中药师和西药师,中药师可以兼开西药,但西药师不能开中药,所以中药师要比西药师贵些。山东和河南证考的较多,价格在1万左右;沿海城市较贵,如广东在1.5万~2万元左右一年。

其中,仅在沈阳地区的执业药师证书挂靠个人发布信息就有100条。记者联系从中到沈阳一名赵姓执业药师,“一年一万元,如需到药店要提前打招呼,因为要向单位请假。”

数据显示,我国现有连锁药店和单体药店45万家左右。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的数据,截至2017年9月30日,注册于药房的执业药师有35万余人,明显供需市场还处在一个并不平衡的状况。

隐患

曾有无从医资格人员售药

致人死亡被判赔48万余元

《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第一百二十八条和第一百四十条明确要求,企业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配备执业药师,负责处方审核,指导合理用药。处方审核岗位的职责不得由其他岗位人员代为履行。

记者随机走访沈阳市内药店,执业药师在岗情况并不多见,有药店柜台上放着“药师不在岗,停止销售处方药”牌子形同虚设,药店内处方药照卖不误,也不向购药者索取处方。 

“根据要求,执业药师不在场的情况下,销售人员可以向购药者推荐其他替代类的非处方药。一般人感冒发烧就吃消炎药,多数情况下患者并不知道自己是被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药房销售人员可以为购药者推荐对症的非处方类药物,像部分中成药。”一位药房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此前有媒体报道,因执业药师缺位致残致亡的情况时有发生。2016年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曾审理一起案件,河南籍务工人员马某感冒发烧,家人为他在药店购买感冒药,销售人员没有从医资格,在没有任何处方的情况下,私自售卖处方药,并和禁忌药包装成口服药剂量销售,马某服药后死亡。

司法鉴定认定,马某因急性过敏反应导致死亡。法院审理认为,工作人员李某不具备药剂师资格,不应根据客人陈述而自行配药并拆分出售,应对马某的死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判定药店支付马某家属赔偿款48万余元。

追问

法律禁止但无明确处罚

“租证”“挂证”顽疾谁来治

面对租证乱象,国务院出台《2016年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工作要点》,要求严肃查处职业资格“挂证”“助考”等行为,可“挂证”依然不绝,有专家认为违法成本低是重要原因。

“目前,现行法律对‘挂证’行为仅仅是严令禁止,并没有明确相应的处罚措施。从相关部委的处理结果来看,通常也只是对少数违规者吊销注册执业证书、撤销注册等行政处罚,对整个灰色市场形不成有效震慑。”国家行政学院博士后陈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违法成本低、处罚力度不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挂证”行为在市场上大行其道。

租证现象的核心是受到经济利益驱使,“有的药师有本职工作,在医院的或者药品销售公司的,不会去药房做个闲职,药房聘请一名全职执业药师月薪要四五千元,租证有些则不到800元。企业经营者也想降低成本,在不涉及触犯法律的情况下,都会选择挂靠。”赵晴说。 

“药店执业药师的缺位,可能加剧抗生素的滥用。”沈阳药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蒋振喜说,“租证问题单靠药师、药品零售企业制约自身行为并不能凑效,有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才是治疗顽疾的根本。”

某网站上的执业药师证持有者挂网租证信息

■华商晨报记者张诗尧摄

[责任编辑:王雁雯]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辽宁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