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店之战为什么被称为“血肉磨坊”?(上)
辽宁

罗店之战为什么被称为“血肉磨坊”?(上)

2021年01月20日 13:33:19
来源:凤凰网辽宁综合

1937年8月中旬,上海爆发了“淞沪会战”,在这场历时3个月的大会战中,中日两国倾尽国力共投入上百万军队进行决战,其中最为惨烈的战斗当属罗店争夺战,被称为“血肉磨坊”。现在,就让我们把目光投向84年前的上海,回顾当年罗店发生的那场惨烈战斗。

罗店军事价值重要,日军把登陆后的进攻重点放在了罗店

罗店是上海市北部的一个小镇,北濒长江,是一片开阔地,面积仅3平方公里。镇上水网纵横,光是水路码头就有6个。罗店古镇始建于元代至正年间,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早在明代万历年间,罗店已是一个物产丰富、商贸辐辏的商业大镇;由于水陆交通发达,经济繁荣,到了清朝康熙年间,棉花、棉布交易兴隆,有“金罗店”之称。

◆罗店位置示意图

◆罗店位置示意图

◆罗店古镇

◆罗店古镇

罗店镇位于沪太公路(上海至太仓)中段,居淞沪之侧背,为苏南地区从北面进入上海的交通枢纽。由罗店向南,循沪太公路经刘行、大场,可直趋上海市区闸北、江湾、虹口一带;向西循罗(店)嘉(定)公路,可直达嘉定;向东沿宝(山)罗(店)公路可直抵宝山。若日军占领罗店,将切断沪太公路,直抵大场,并由此打开南进上海的通道;如由罗店西犯嘉定,则可截断国军与后方联系的陆上主要交通线沪宁铁路。所以说,谁占领罗店,就掌握了淞沪战场的主动权。

◆罗店军事地位示意图

◆罗店军事地位示意图

淞沪会战爆发后,日军大本营决定增兵上海,任命松井石根大将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率领日军第3、第11师团,在一个航母战斗群的护送下,于8月18日至20日先后从日本出发,至22日到达上海以东120公里的海域,换乘小艇准备登陆。

8月21日,日军调集舰船30艘在吴淞、小川沙、浏河一带炮击江岸地带,为日军登陆消除障碍。

8月23日晨,日军在舰炮火力掩护下,在上海北部长江南岸的川沙河口、狮子林、吴淞口一带,击溃中国江防部队强行登陆,很快建立了滩头阵地并向南推进。右翼第11师团从川沙口登陆,攻向罗店,然后向西南进袭嘉定;左翼第3师团在吴淞登陆后,向大场方向发展进攻。

◆日军登陆作战示意图

◆日军登陆作战示意图

因为罗店的军事价值十分重要,日军盯上了罗店这块军事要地,因此把登陆后的进攻重点放在了罗店一带。

主攻罗店的是日军第11师团,是日军最精锐的常备师团之一,当时日军最高指挥官、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以及后来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的多田骏大将,都曾任该部师团长。

◆日军在上海登陆

◆日军在上海登陆

中国军队阻敌登陆,第一次反攻战夺回罗店

23日早上,第9集团军司令张治中得知日军登陆消息后,因为指挥部与各部队之间的电话线已被炸断,心急如焚的他从传令兵手里抢过自行车,骑到江湾第87师师部,火速部署抗登陆作战。张治中命令第36、第87、第88师、独立第20旅、上海保安总团和教导总队第2团由第87师师长王敬久统一指挥,继续围攻虹口、杨树浦正面之敌,第87师抽调1个旅支援吴淞,第98师、第11师向宝山、杨行、刘行、罗店一带驰援,坚决阻击登陆之敌。

在日军实施登陆作战前,鉴于敌登陆威胁日益增大,蒋介石任命张治中为第9集团军总司令,负责上海市区作战;以其心腹爱将陈诚为新编成的第15集团军总司令,负责吴淞镇以下沿江防线的作战。这个新组建的第15集团军,汇集了包括陈诚赖以起家的第18军(军长罗卓英)、号称“天下第一军”的第1军(军长胡宗南)、以及后来被誉为“虎贲”的第74军(军长俞济时),这几支部队都是国民党中央军的绝对主力,只有刘和鼎的第39军战斗力稍差。

当淞沪会战打响后,中方只有少量部队在长江沿岸一些口岸把守,对处于第二线的罗店未派任何兵力防守。8月23日午后,日军第11师团一部轻易占领重镇罗店。鉴于罗店对于全局的重要性,张治中将军急令彭善的第11师赶往罗店,趁敌人立足未稳收复罗店。

第11师是第18军的主力,而第18军是国民党军队的五大主力之一,以作战强硬凶狠著称,下辖第11师、14师、67师、98师,其中第11师是陈诚起家的部队,配备德械装备。陈诚的嫡系部队被称为“土木系”,来源就是“十一”组合为“土”字、“十八”组合为“木”字。

◆第15集团军总司令陈诚

◆第15集团军总司令陈诚

23日下午,彭善率第11师冒着敌机的猛烈轰炸,从大场经刘行向罗店急进。当日16时许,进至罗店西南,遂即展开反攻,罗店争夺战就此打响!

当时日军只有大约四、五百兵力在罗店设防,因刚刚占领罗店,工事尚未构筑。第33旅66团胡琏部猛攻猛打,突入罗店镇内,日军虽力图顽抗,但阵脚已乱,日军川村大尉以下80余人被击毙,第11师一举收复罗店。残敌败退至罗店北面陆家村一带。入夜后,第11师派第67团围歼陆家村残敌,将敌击溃。这也是整个罗店争夺战国军唯一一次收复罗店。

罗店虽告收复,但日军仍在罗店以北与第11师对峙,日军部队还在源源不断地登陆。第18军罗卓英军长于24日晨在嘉定第18军司令部决定,从当日晚上开始,“以广正面攻击登陆之敌,(将敌)压迫于江岸而歼灭之”。命令第98师由杨行出击,对杨行—宝山一线以左地区之敌攻击;第11师由罗店出击,向新镇—月浦—狮子林一线以左的敌军发动进攻;第67师以主力一部从嘉定迫进,对罗店—聚源桥—东王庙一线以左地区之敌进攻。当晚罗卓英至罗店第11师第33旅部,召开各师长、旅长会议,部署作战任务。

◆第18军军长罗卓英

◆第18军军长罗卓英

8月24日,国军主力到位后,在蕰藻浜以北,长江南岸的吴淞、宝山、月浦、杨行4点之间,构成一个菱形防御地带。在其右侧是吴淞至宝山一线,阻击日军王牌第3师团西进;月浦至杨行一线为左侧,阻击敌第11师团南下;宝山至月浦为正面,抗击从川沙口、石洞口等处登陆之敌;而罗店至刘行一线,则是整个菱形防御地带的中心枢纽。这里因此成为淞沪会战的主战场。

◆国军在吴淞、宝山、月浦、杨行之间构成的菱形防御地带

◆国军在吴淞、宝山、月浦、杨行之间构成的菱形防御地带

罗店再度失守,罗炳炎将军壮烈殉国

由于罗店仅有3平方公里,第18军几个师无法展开攻击,陈诚命令各师各派两个营,轮番冲锋,师长必须亲临一线指挥。一时间战况惨烈,血肉横飞,敌我双方你退我进,反复争夺。

日军第11师团长山室宗武中将,虽全力督战,但日军的进攻仍然屡次受挫,士兵死伤惨重,猛攻数日,仍未能在罗店站住脚,第11师团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山室宗武终于领教到了中国军队的厉害。

8月25日,第11师、第67师首先联手向进犯罗店之敌反击。第11师分别以第33旅、第31旅为左右两翼,附以炮兵第16团在马家宅附近支援,逐次向五斗泾—新镇—月浦之线推进,力图将敌驱赶到江岸歼灭。当天凌晨3时半,第11师第一线部队推进至月浦—周宅一线,第33旅以一部向狮子林炮台和石洞口搜索前进,师预备队和炮兵第9连推进至新镇附近。

◆第18军官兵奔赴罗店前线

◆第18军官兵奔赴罗店前线

当日上午7时许,敌一部在新镇向第31旅发动进攻,遭到国军奋勇反击,双方展开对攻战;第33旅闻讯后立即赶来增援。日军将第31旅第62团包围,第31旅第61团又将敌反包围。自上午8时开始激战两个多小时,“双方白刃,往复冲杀,互进互退,达七,八次,情况严重达到极点。”中午,第33旅以第66团胡琏部由月浦向西钱桥攻击敌之左侧背,第65团向新镇转进,展开两面夹击,日军攻势顿挫。战至黄昏,第31旅伤亡亦重,固守在新镇附近之线,双方陷入对峙。

第67师于同日接替第11师在罗店的守备任务,同时为协同第11师反攻,其一部向罗店聚源—东王庙一线以东,对进攻罗店之敌发动进攻。

8月25日凌晨3时,第67师201旅在旅长蔡炳炎率领下,展开于张家宅—钱宅—马家楼一线,向陆家宅日军第11师团一部3000余人发起进攻,战士们勇往直前,杀敌数众。但不久日军增援部队就赶到了,他们借助飞机和大炮的火力优势,掩护步兵多次发起冲锋。中国军队殊死阻击,阵地上硝烟弥漫,枪炮声、喊杀声响彻天地。“该师火炮缺乏,敌阵地坚固,又陆续增援,炮火异常猛烈,益以天色渐曙,敌机活跃大肆轰炸,陷于苦战状态。”激战中,蔡炳炎旅长向全旅官兵下达军令:“本旅将士,誓与阵地共存亡,前进者生,后退者死,其各凌遵!”

上午9时许,日军向罗店以西包围,企图威胁守军左翼。蔡炳炎旅长为改变危局,亲率第398团2营向左翼之敌反攻,全旅官兵士气大振,不惧牺牲,反复与敌肉搏,战况异常惨烈。至11时许,日军已逼近罗嘉公路。战至午后,第201旅伤亡殆尽,402团团长李维藩及多数营、连、排长阵亡。情急之下,蔡炳炎率领仅剩的特务排和1个营杀入敌阵。13时许,一发子弹贯穿蔡旅长胸部,他在倒下之时还挥手高呼:“前进!前进!”遂壮烈殉国。

◆第201旅旅长蔡炳炎

◆第201旅旅长蔡炳炎

这时,第398团主力向罗店驰援,增强了罗店防御力量。日军因伤亡惨重,停止进攻,双方在罗店以北一线相持。当夜,第67师第199旅由浏河前来增援,占领施相公庙—蒲家庙间阵地。

8月27日晚,罗卓英军长鉴于日军连日猛攻,其一部已在罗店以北越过马路塘南岸,占据周家宅、龚家宅等村落,威胁罗店镇侧后,遂决定于月浦镇—新镇—罗店—龚家宅一线,向日军发起全线反攻。

28日凌晨4时,第11师第33旅向罗店北面之敌攻击。“敌凭村落顽抗,经我反复冲锋,肉搏格斗,混战至5时许,毙敌百余名,其残部向罗店东北潘宅方面逃窜,我克复周家宅,龚家宅。……迨指晓,敌机活跃,地形不利,运动困难,乃撤占罗店东南马路塘南岸。……7时许敌约千余,在炮空掩护下大举反攻,战况较前尤烈,鏖战至12时许,终将敌击退。”

第11师的攻势虽有所斩获,但进展不大,尤其在白天,在日军舰炮和飞机的轰炸下,出现较大伤亡。

27日夜,第98师在新镇—顾家角北端一线攻击前进,其第567团将朱宅、孙家楼之敌击溃,第584团将顾家角以西之敌驱逐。

27日夜,第67师发起反击。该师以第199旅主力4个营守卫罗店镇,以第397团出击陆家堰、蒲家庙之敌。但攻击部队尚未得手,天色已明。日军突然向罗店镇猛攻,出动飞机6架,重炮10余门,将罗店镇夷为平地;同时,日军步兵千余人分数路猛扑罗店。守军第67师第398团第3营防守的罗店东北端阵地,被日军优势炮火摧毁。敌步兵蜂拥而入,双方血战至28日中午11时,第3营长负重伤,全营官兵伤亡殆尽。虽经第398团几次反击,但日机投掷燃烧弹,火光冲天,国军阵地彻底崩溃。“敌乘机突入罗店,我守军犹于火焰熊熊与敌激烈巷战,迄至12时许,我以伤亡惨重,罗店遂再陷于敌手。”

两军联合发起第二次罗店反攻战,第51师邱维达部首战告捷

8月28日第74军第51师(当时第57师未入列)到达罗店,罗卓英军长与王耀武师长商议后,决定集中双方全部部队,向罗店发起总攻,力图全歼日军第11师团第44、第22两个主力联队。

8月28日夜至29日晨,连降大雨,战场道路泥泞,而各部连日苦战,疲惫不堪,物资给养严重不济,很多官兵连饭都吃不上,甚至有些官兵饿晕了。在这种情况下,当罗卓英的作战命令下达后,第18军部队仍然顽强发起反攻。

第98师第584团在顾家角以西发起反攻,于29日拂晓,攻克五斗泾、界牌桥、土竹园。继而经过多次残酷的肉搏战,攻克龚宅—潘宅—孟宅一线,“一部冲入罗店镇东部之十里长街,斯时敌即大举增援反扑,短兵相持,白刃格斗,排长以下官兵伤亡达400余人。”因伤亡太大,该团进攻被迫停止,未能再向罗店镇内推进。8月29日上午,第587团赶到战场,首先驱遂了罗店东北朱宅、孙家栋之敌,继而进攻孙家栋的日军炮兵阵地,但遭到敌反攻,与日军形成对峙。

第11师经过28日一天激战,造成很大伤亡。29日拂晓,该师攻克罗店南端大洋房,与敌形成相持。

8月28日下午,第67师第401团与师预备队协同第398团一部,由小堂子反攻罗店,下午16时40分,该部冒着猛烈的炮火,冲进罗店镇南部,与日军展开激烈巷战。由于兵力与攻坚火力远远不足,难以组织起有效的反击,虽经浴血拼杀,仍未能收复罗店镇;因伤亡惨重,已无力再发起攻势,第67师遂退回小堂子阵地。

28日17时,罗卓英将军命令第67师发起反攻。29日凌晨,第67师长李树森亲率4个营冒着暴雨猛攻罗店南端。日军据城垣顽抗,第67师战士冒着猛烈炮火冲锋,团附汪兆霖牺牲,进攻受挫。天亮后,日军集中飞机、重炮狂轰滥炸,第67师伤亡惨重,李树森师长负伤,第67师仍坚持至当晚。

正当第67师在罗店奋战之时,第14师师长霍揆彰奉命率领第79团、83团两个团,从常熟出发,急行军经嘉定赶赴罗店,第14师反攻罗店战斗遂即打响。

第83团前进至罗店镇西,被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河面桥梁被日军机枪火力封锁。国军官兵毫无畏惧,冒着敌猛烈火力冲向桥头。“第83团虽数度向这座桥发起冲击,但因缺乏战斗经验,加之山炮营尚未到达,无炮兵支援,几百名士兵壮烈牺牲,进攻受挫。”与此同时,第79团迂回至罗店镇南,其第3营由长桥方面乘虚突入镇内,日军措手不及,一度陷入混乱。第3营遂勇往直前,一举捣毁日军在罗店的指挥部,击毙敌指挥官清耳以下百余人,缴获一些服装、食物。由于第79团剩余2个营未能赶到,孤军深入罗店镇的第3营不敢贸然前进,隐蔽在一个竹林里。天明后,该营遭到日军重炮轰击,全营大部战死,营长负伤为不被俘虏,跳河自尽。8月30日,第14师因伤亡太大,被迫撤回施相公庙、亘曹王庙阵地。至此,第18军第二次罗店反攻战全部受挫。

◆中国军队在罗店战斗中

◆中国军队在罗店战斗中

而第74军第51师首战罗店就取得了不俗战果。8月29日晚,邱维达第306团夜袭罗店日军,以两个加强连做为突击队,趁着夜色冲入日军阵地,成功撕开了一个200多米宽的口子后按计划撤离。日军尾随追击,正好中了邱维达设的埋伏,一举歼灭日军300余人,并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著名的《申报》和《大公报》均予报道,被誉为“罗店大捷”,而这场名扬全国的“罗店大捷”,其实只是淞沪会战中的一场小胜利,在当时对鼓舞士气和提振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是起到了积极作用的。从军事角度来讲,这场战斗不是一味的死打硬拼,而是运用巧妙的战法取得胜利,值得称颂推广。可惜这样的战例在罗店争夺战和整个淞沪会战中都很少见,而那种与敌死嗑的打法,却被认为是“勇敢”精神受到推崇宣扬。

◆俞济时与第74军军官合影,前排左一为邱维达

◆俞济时与第74军军官合影,前排左一为邱维达

参考文献:

《抗日战争正面战场》张宪文 2016年

《八一三淞沪抗战》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顾祝同致蒋介石密电》1937年9月5日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第十五集团军关于东战场淞沪战役战斗详报》,国民政府军令部战史编纂委员会档案

《蔡炳炎将军血战罗店殉国记》,《救亡日报》1937年10月23日

《郭汝瑰回忆录》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

日本防卫厅战史室 《中国事变作战史》第10卷第2分册,中华书局1981年

作者:泰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文未经授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