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50岁男子教绣花 绣花针传承民族文化(图)


来源:华西都市报

一针上挑,一针下压,棉布正面翻过去,反面的针脚也整整齐齐密密麻麻……10月26日,在汶川县龙溪乡阿尔村小学的教室里,50岁的汉子朱金勇,正用黝黑粗糙的双手绣着羌绣。

10月26日,汶川县,羌族老师朱金勇带病给孩子们上羌绣课。

一针上挑,一针下压,棉布正面翻过去,反面的针脚也整整齐齐密密麻麻……10月26日,在汶川县龙溪乡阿尔村小学的教室里,50岁的汉子朱金勇,正用黝黑粗糙的双手绣着羌绣。

他不是绣工,他是一名乡村教师。人生的前45年,他在家乡当了25年的小学老师,语文数学什么都教;在30年教龄的后5年里,患肝癌、换肝脏,他不能再劳累、需要终身吃药,却仍放不下讲台和孩子——绣针成为他的教鞭,绣线成了他的粉笔,这名“全科”老师选择用教授孩子们羌绣、羌语、羌族民歌和文化,传承家乡文化,把自己的教师生涯继续走下去。

驻守家乡30年他是“全科”老师

朱金勇出生在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龙溪乡,20岁的时候,他在沟里的小学当了一名乡村教师。“老师太少,我啥子都教,语文数学啥子都来。”在阿尔村村小,朱金勇教鞭一执24年。教出的孩子当了爸妈,生的孩子又送到他这里,一家两代人,都叫他一声“朱老师”。

“走出去的人越来越多,留下来的,说羌语的也越来越少。”从2006年开始,山沟沟里的朱金勇萌生了一个新的想法,他要教孩子们学羌语、羌族礼仪文化,“我们民族的东西越来越少,我怕有一天,一个娃娃都不会说羌语了,那咋个办?”

阿尔村小学的羌族童声合唱团就这么建了起来。羌语没有文字,朱金勇就用拼音,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标出来,连比带划,让首批40多个娃娃一首歌一首歌地唱了下去。2008年地震后,阿尔村小学被撤并搬迁,孩子们又一路唱到新的龙溪乡中心小学校里,直到今天。

患癌后换肝脏依然不舍三尺讲台

朱金勇本来以为,自己的一生会围绕着这一方小小讲台,这一批又一批的天真学生,平淡地走下去。2011年,在阿坝州教育局组织的一次职工体检中,医生告诉他,肝脏出了点问题,让他去大医院看看。

不久后,朱金勇拿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报告单,当场瘫在了医院里。“医生说是肝细胞癌,当时要救命,只能换个肝。”朱金勇的妻子在一次车祸中脊椎受伤,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而他确诊肝细胞癌的时候,一双儿女还在读大学,整个家庭陷入绝境。

“换肝脏花了30多万,现在还欠了20多万。”夫妻俩加起来6000元左右的工资,甚至不够朱金勇一个月的药费,幸而两个孩子都已经毕业工作,生活才能勉强维持下去。现在他的病情趋于稳定,但是需要终身服药,每天要固定时间吃药5次,来对抗排异反应和并发症,“医生说,我不能太劳累了,但是我教了一辈子书,我只会教书,我也舍不得娃娃些。”

5旬羌族汉子绣花针传承民族文化

虽然放不下孩子、放不下学校,朱金勇的身体却并不允许他再像以前那样,当一名“全科”老师。“现在连上两堂课,身体都会有点扛不住。”据龙溪乡中心小学校校长杨忠云说,考虑到朱金勇的情况,学校专程找他谈了一次,“他就是想上课,说上多上少无所谓,但是就是要教书。”

教不了语文数学,那教什么?朱金勇想起自己少年时,傍晚和村里人围坐在谷堆边,看着母亲姐姐、姑婆婶婶一针一线绣花,听奶奶们讲那些古老的羌族故事——这些东西,已经离现在的羌族孩子越来越遥远。

“那我就教羌语、教羌绣吧。”10月26日的下午,朱金勇在学校的羌绣室里给孩子们上课,6年级的小男孩兰冰寒趴在桌子上,伸头看朱金勇教“压线”。在这间教室里,摆放着上百幅学生的作品。花啊鸟啊,红的绿的,密密麻麻的针脚绣出稚嫩的图案。

桌上摆着的除了针线、作品,还有朱金勇这些年来整理的羌语教材、羌族民俗文化草稿。“希望身体还能撑得住,能让我把这本书写完。”朱金勇拿着自己正在编写的一本教材,摩挲着封面。50岁的他放下教鞭,拿起绣针,用另一种方式,延续着自己的教师灵魂。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雪摄影吴小川

[责任编辑:张健]

标签:文化 绣花针 羌绣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辽宁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