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这个被各种奢侈品牌充斥的社会里,有多少人仍能记起,伴随我们成长的大众潮流服饰品牌。你是否能够叫得出它的名字?你还记得小时候自认为花了好多银子买来的牛仔裤和外套的样子吗?真维斯,从年少到成熟,它的名字一直没有被忘记。这不仅是一款潮流服饰的名字,更是伴随我们成长的印记。
  • 在这个被各种奢侈品牌充斥的社会里,有多少人仍能记起,伴随我们成长的大众潮流服饰品牌。你是否能够叫得出它的名字?你还记得小时候自认为花了好多银子买来的牛仔裤和外套的样子吗?真维斯,从年少到成熟,它的名字一直没有被忘记。这不仅是一款潮流服饰的名字,更是伴随我们成长的印记。
  • 在这个被各种奢侈品牌充斥的社会里,有多少人仍能记起,伴随我们成长的大众潮流服饰品牌。你是否能够叫得出它的名字?你还记得小时候自认为花了好多银子买来的牛仔裤和外套的样子吗?真维斯,从年少到成熟,它的名字一直没有被忘记。这不仅是一款潮流服饰的名字,更是伴随我们成长的印记。
  • 在这个被各种奢侈品牌充斥的社会里,有多少人仍能记起,伴随我们成长的大众潮流服饰品牌。你是否能够叫得出它的名字?你还记得小时候自认为花了好多银子买来的牛仔裤和外套的样子吗?真维斯,从年少到成熟,它的名字一直没有被忘记。这不仅是一款潮流服饰的名字,更是伴随我们成长的印记。
  • 在这个被各种奢侈品牌充斥的社会里,有多少人仍能记起,伴随我们成长的大众潮流服饰品牌。你是否能够叫得出它的名字?你还记得小时候自认为花了好多银子买来的牛仔裤和外套的样子吗?真维斯,从年少到成熟,它的名字一直没有被忘记。这不仅是一款潮流服饰的名字,更是伴随我们成长的印记。
分享到:

李仲安 真维斯服饰(中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凤凰辽宁:有人说真维斯是我们的平民品牌,我想问一下李总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李仲安:其实平民的品牌有什么不好,好像觉得不够高档,感觉档次比较低。但是我们觉得,比较大众化的东西大部分人都很喜爱,我估计现在有很多国际的品牌都是这样,不仅是服装还有日用品、可口可乐等,够平民的吧,但是他带来的也是时尚。我们觉得平民的不代表我们档次是低的,但是要跟我们的大部分的顾客有共鸣。现在真维斯有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就是陪同很多人的成长。包括今天乐队讲的,他小时候家门口已经有一个真维斯店了,他对这个有感情。这也是我们中国发展品牌不仅仅是要做一个世界工厂,我们要创造品牌,跟我们的生活要发生一定的关系,外国的品牌肯定是最时尚是好的,但是不是真的有共鸣,这个我们要思考。

凤凰辽宁:目前众多国际品牌已经涌入中国,而且国内休闲品牌与国际休闲品牌已经形成激烈的竞争环境,我想问一下李总对此次的竞争环境是否有一定的具体措施?

李仲安:其实外面的一些影响最重要就是自身管理怎么样,如果你自身的身体健康的话对你自身是有影响的,但是影响没那么大。

但是我们看到很多品牌受到所谓国外品牌冲击,其实就是说明,他没有准备好去应战。所以人家做一些对你有影响,包括很多运动品牌在过去几年受到很大冲击,不仅仅是国外的几个品牌进来了,冲击了他们,其实要自己反思我们自己的工作有没有做好,竞争是避免不了的,全世界的竞争屏障已经是很低了。

凤凰辽宁:李总,我想请问一下真维斯在将来的规划中是否会走高端路线?

李仲安:其实我们觉得把真维斯这个品牌做好名牌大众化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中国经济每年都有7点几的增长,我们也会享受到发展的好处的。如果我们要发展一个高端品牌的话,更重要的是市场上有没有这样的需求,我们的人力能不能跟得上,因为我们不仅仅要做一个品牌出来,不仅仅简单的把这个买卖做好,希望赚很多钱,有经济造诣,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长远去做,这个才是重要。国外很多企业都是百年,他们也不是每年都是要增加很大,要创造很多新品牌出来,他更重要是要把品牌的招牌刷新,要让他永久的发展下去,这个作用很大。

凤凰辽宁:目前中国正在面临经济转型,据我所知真维斯已经完成了四次转型,达到了一个今天的服饰帝国。我想问一下李总,在大的环境下真维斯会不会迎来第五次经济转型呢?

李仲安:其实我们说的四次转型应该说是我们的母公司集团的四次转型。因为每一次的转型,都是跟整个经济发展会有结合的,因为其实过往的20多年,都有不少的挑战。其实刚才说,真维斯20多年我们也受到不少挑战,因为以往我们最初进入国内的时候,休闲品牌不多,我们的定位是一个领导潮流,那么刚开始时候我们出来的这个业绩是很不错的。很多顾客都不认识,他们想有机会可能买一条牛仔裤,他们已经觉得非常休闲,还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买到从国外引进来的品牌。但是我们发现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他们所面对的要求也不一样了,我们发现整个市场也在改变。

我们从93年进入中国,大概是99年到2000年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转变,我们不叫转型我们叫转变。从我们的这个领导潮流毕竟是少数的,但是我们开的店铺不可能太多,我们开店太多面临我们的消费群体能不能跟得上,后来我们改了叫紧跟潮流,做名牌大众化,物超所值。就沿用这个市场定位和市场策略,我们沿用至今,这个是我们倡导的一种经营方法,因为我们的产品要符合大众需求,必须要大众化也必须要物超所值,这就是我们的定位。最近几年经济发展也是有不同程度的困难,我们也看见我们很多同行也面对很多挑战,他们收到冲击面临收缩,因此在整个市场上淹没。

但是我们的看法就是我们一开始不仅仅是我们的产品开发,我们的开店上面把我们的工作做好,我们更重视人的素质,人能不能跟得上,要做这么大的买卖,人的管理要跟得上,包括我们办这么一个真维斯比赛也是一个人才培养,所以说就算过去中国经济发展很好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要求一个很大幅度的增长,我们只是在一个可控的发展。

到达驻地已是下午1点20分,巡山工们把工具摆放整齐,换好衣服,或睡觉、或聊天,休整身心以备第二天的工作。鲁朝忠说,回到驻地看电视、聊天是他们唯一的“课外”活动,巡山工作虽然枯燥,但是责任重大,必须要耐得住寂寞。

所以也为我们最近一两年经济走下坡的时候来说是一个更好的机会。因为我们没有受到太大的压力,要面临一个很大的收缩,但是我们发现我们除了自己有一个可控增长以外,我们也发现一个新的增长点就是在网店。就是做电商的过往几年从09年几百万我们去年做了2点几个亿到今年会达到3个亿的买卖,我们觉得这一块也是一个增长点。所以其实我们总结一下是,经济在不断变化,我们怎么适应这个环境,还有不仅仅是开店,商品开发更重要是我们要做好人才培养,能不能跟得上这个形式的发展。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