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上涨过快会伤害经济?

2014.10.21 来源:凤凰辽宁    

社科院副院长蔡昉指出,“工资上涨现象是好事,但过快上涨也意味着有过多的企业会变得困难。如果过快的话,的确会伤害我们的经济,有点承受不起。因此,我们并不需要工资无限制上涨。”(据10月20日中国之声)

(社科院副院长蔡昉 图片来源于网络)

“工资上涨伤害论”别剥离现实语境

这算是当天很有舆论热度的一条新闻了。

新闻说这是蔡昉最新说法,其实稍懂一点儿经济学常识的都知道,员工工资上涨过快,人力成本导致的企业用工成本飙升,先是影响企业发展,直至拖累整体经济增速。这是经济学上最简单明晰的一条逻辑链条,没有大的问题。但“社科院副院长:工资过快上涨会伤害经济”这个简单凝练的标题,还是惹恼了一大票人。不信你可以从数十万跟帖中,听取骂声一片。是标题党的断章取义,曲解了专家意思吗?也不全是。因为这个短短百十字消息,专家确实侧重表述的是“工资上涨过快伤害经济”这层意思。

从逻辑上分析,此语挨骂,肯定是网友对工资的现实观感与专家的理论语境不匹配,认为专家不说“人话”。具体地说:一是工资上涨不快,甚至没有多少上涨的感觉;二是即便有所上涨,后果也不会如专家说得这么耸人听闻,比如“伤及经济”;三是,就算理论上会“伤及”,那么也该有别的宏观政策和经济调控保障手段,而不是不接地气不体恤民情地乱“开黄腔”,胡乱发言打压工资上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工资过快上涨会伤害经济”为何挨骂

如果从历史维度纵向比照,现在工资具体数额绝对比十年前或更早时要高得多。所谓”水涨船高“,工资涨幅和企业发展是步调一致的,这和三十年改革发展的整体经济环境密不可分。但如果对比这段时间的通胀因素,工资跑不过CPI,或许就理解为何民意对“涨工资”基本无感了。而且,从世界范围横向比较,大部分民众的薪资福利水平,依然徘徊在低水平。基数本就很可怜,何来“上涨过快”之说?

再者,多数情况下,不管是企业还是整体经济发展,薪资成本占比甚至不是主要的,绝没到“危及经济”的程度。当下经济下行压力下,民众更是有切肤之痛。这时不思企业和经济结构的升级转型,不在财税金融等宏观政策上减税让利,为企业减负,为民众让利,反而盯着民众本就可怜的工资发言,这不惹人骂娘才怪!

(图片来源于网络)

“工资过快上涨会伤害经济”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工资上涨对企业来说是人力成本的上涨。人力成本和企业利润是成反比关系,理论上来说人力成本越低企业的利润越高。长期以来中国戴着世界工厂的帽子,以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吸引着外来投资。同时很多国内的企业走的也是低成本的、低附加值的、劳动力密集的道路,一些企业利润薄得可怜,劳动力成本的些许上涨或是利率的一些变化就有可能将利润吞食得干干净净。可是人口红利正在逐步消失,劳动力正变得越来越贵,这种转变必然会导致一些企业退出市场竞争。这对那些无法顺应潮流的企业而言确确实实是一种伤害。

从经济发展的趋势来说,建立在低廉劳动力基础上的粗放型经济基本已经走到了尽头,需要建立的是更有竞争力更有效率的新的经济模式,一些企业需要向新的产业升级和转型,因为工资上涨就存活不下去的企业,生存能力和竞争力孱弱,今天不被人力成本的上涨拖垮,明天也会因为种种冲击退出市场舞台,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强者。真正优秀的企业发愁的不是员工的工资过高,而是开出高工资却招不到合适的人。如果通过工资上涨能把一些低端产业、缺乏竞争力的企业淘汰出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以促使资源集中在更优质的市场主体上。另一方面,从宏观的角度来说,参与经济活动的不仅仅是生产者—企业,企业里的员工同时也是消费者。没有消费者出钱购买产品,市场交换无法完成,生产的价值也无法体现。投资、消费和出口一直是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如果工人的工资提不上去,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低迷,对经济发展也不是好事。

工资过快上涨会伤害经济,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当下要做的,恰恰不是对工资上涨发杞人之忧,而是要让工资上涨跟得上经济发展的速度和物价上涨的步伐,这不仅有关个人福祉,更有关社会公平。

(凤凰辽宁综合北京青年报、新文化报、柯桥日报)

【延伸阅读】“伤害经济”论的听众不是公众

张枫逸(公务员):从前瞻性的角度考虑,专家学者有必要就工资增长和经济发展的辨证关系发出提醒。只是,工资涨得快与慢,公众既没有权力决定,也没有能力做出相应调整。因此,“工资过快上涨会伤害经济”的真正听众不应是公众,而是另有其人。

比如,垄断行业。央企年均工资为私企4.2倍,部分高管职工收入差距千倍,眼下一些行业依靠垄断、资源配置优势等导致其薪酬增长过快备受诟病。收入分配改革的原则是“提低、控高、扩中”,对于垄断行业,一方面需要完善对工资总额和工资水平的双重调控政策,适当降低国企高管薪酬、提高税收标准和红利上缴水平,同时更重要的是打破垄断,引入市场竞争机制。

再比如,政府决策部门。近年来各地纷纷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在公众叫好的同时也引来了“政府请客,企业埋单”的质疑。加快收入分配改革是一门学问,政府不能只是工资标准的制定者,更应成为公共福利的供给者。

【延伸阅读】未尝不是一个必要的提醒

吴江(专栏作者):单就其对经济的影响性评估来看,假如工资的过快上涨,并非经济本身快速发展的结果,而是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例如劳动力供需的缺口等导致的“工资过快上涨”,其实意味着成本的快速抬升,假如经济发展的收益与回报,无以支撑成本的涨幅,当然更加不妙。

现实中,逐利的资本总是有寻求更低的成本的冲动,随着人力成本的上涨,假如产业本身无法实现更新换代,获得更高的收益率,那么,其结果不是逐渐走向衰落,便是不得不向人力成本更低的区域转移。国内经济之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能够快速发展,也曾得益于劳动力成本的比较优势,而这一优势说白了其实就是低工资。于是,一旦“工资过快上涨”,劳动力成本的比较优势消失,会否导致相关成本敏感型产业的转移,的确并非杞人忧天。




相关新闻报道:

“工资上涨伤害论”:貌似专业 实则冷血

“工资上涨伤害论”别剥离现实语境

凤凰网城市联盟监督电话:010-60675241 监督及意见反馈邮箱:yuxl@ifeng.com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2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