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少年救人 为何不是“见义勇为”

2014.11.25 来源:凤凰辽宁    

15岁的辽宁少年张鑫垚,车祸中勇救同学,自己却身受重伤,一只眼失明。为治疗,家里背了30多万元外债。当地部门认定,其行为属于见义勇为。然而,这个称号却没能授予给他,因为“不鼓励也不提倡未成年人见义勇为”。(11月24日《人民日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奋力救人受重伤

4月7日,15岁的张鑫垚在校外和一名崴脚的女同学打招呼时,突见一辆轿车打急转弯向人行道猛冲过来。他奋力推开女同学,自己却身受重伤。

经过几个月治疗,张家仅医疗费用就花了30万元,但他还是留下了右眼失明、左眼视野缺损的残疾,同时还因伤导致尿崩症、心跳过速和记忆力衰退等病症。


当地不予认定“见义勇为”

小张救人受伤后,姑姑张女士一直为他张罗着申报“见义勇为”称号,然而葫芦岛市连山区综治办对其申请不予认定,理由是“未成年人不具有完全的行为能力,对于此行为应不鼓励也不提倡,更不应该大肆宣传,而且辽宁省范围内从未对未成年人授予过见义勇为称号和进行表彰”。

未成年人见义勇为 不鼓励不等于不认可

未成年人群体心智发育不成熟,尚缺乏自我保护能力,因此,对于未成年人见义勇为不鼓励、不提倡,当然无可置疑。但问题是,不鼓励并不意味着不认可,对于现实中已发生的未成年人救人义举,我们的社会也不能忽视甚至否定,而应给予丰厚的回馈。

葫芦岛市相关部门称,他们派人专程到省综治办、省见义勇为基金会请示,得到的指示为“不能授予未成年人见义勇为称号”,辽宁省范围内从未对未成年人授予过见义勇为称号和进行表彰。可是据媒体去年报道,《辽宁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的修订,删除了“不鼓励未成年人见义勇为”条款,同时增加“鼓励采取合法、适当、有效的方式进行见义勇为”的规定。也就是,按照辽宁的地方法规,见义勇为的认定不存在年龄限制,根本没“不能授予未成年人见义勇为称号”之说。

类似葫芦岛这样,将未成年人见义勇为打入另册,并非孤例。此前,在四川、山东等地均出现过未成年人英勇救人,事后申请“见义勇为”称号却难获批准的个案。这与以往对未成年人见义勇为树典型,号召学习的做法相比,无疑是走向另一个极端。

不鼓励、不提倡未成年人见义勇为,与认定见义勇为荣誉称号,其实是并行不悖的事。认定,只是对事实的确认,以及对个体的褒奖,不存在鼓励别人效仿的意图。在许多国家,一旦出现少年英雄救人的义举,媒体追逐报道,政府部门给予嘉奖,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例如就在今年5月,罗马尼亚一少年勇救落井幼童,获得了该国总理的隆重嘉奖。一个社会,如果对孩子的义举都不敢正视和肯定,试图藏着掖着,那无疑令勇者寒心,令正义蒙尘。


不应鼓励但应适当奖励

沈阳安行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宗胜说,有关条例中明确公民即可申报,所以小张是有资格的,但若立法初衷不鼓励未成年人见义勇为,应该加以明确。“我个人认为,未成年人见义勇为确实不应该鼓励,但是应该适当奖励,只不过要做好保密工作,不宜宣传。”

辽宁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思宁也表示,由于社会有保护未成年人的责任,所以不提倡未成年人见义勇为。但是不提倡不等于拒绝,见义勇为是社会推崇的,如何处理好弘扬正气和保护未成年人之间的关系,小张就是活材料。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能盲目的见义勇为

苑广阔:客观而言,当地有关部门不鼓励不提倡未成年人见义勇为,恰恰是时代进步的表现。毕竟对于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未成年人来说,鼓励他们盲目的见义勇为,就等于是把他们人为地置于各种风险当中。

结语

不鼓励、不提倡未成年人见义勇为,与认定见义勇为称号并行不悖。一个社会如果对孩子的义举都不敢正视和肯定,那无疑令勇者寒心,令正义蒙尘。

生命平等,我们无权要求一个平常人为他人而牺牲,但是如果有人自愿以自己的生命健康为代价,拯救他人的生命,对于这样的义举,不论主角是成人或少年,我们的社会都应不吝给予最高的褒奖。

(凤凰辽宁综合人民日报、新京报、京华时报、华西都市报)


凤凰网城市联盟监督电话:010-60675241 监督及意见反馈邮箱:yuxl@ifeng.com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2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