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城镇化是大时代的缩影,也是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然结局。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的出现,冲击了传统“招手停”式打车方式。

别被汇率“下”一跳

别被汇率“下”一跳

人民币的贬值究竟会牵动我们生活的哪些花销?

北京学前班女老师多招学生截留学费 贪污35万余元

周素萍交代,学前班每个班大约三四十人,她觉得每个班如果多加三四个人,一般人看不出来。

原标题:学前班里,女教师有块“自留田”

费用结算

截留学费露马脚

2011年年底,北京市某国有事业单位下属学前班核算员小丁在为游泳馆结算课时费时,发现游泳馆交来的费用结算单中的学员人数竟然比学前班登记在册的学生人数还多。难道是游泳馆的统计出了错误?

经过核实,游泳馆坚称自己提供的人数没有问题。

于是,小丁就询问学前班负责人周素萍,周素萍告诉小丁,多出来的学生不用管,自己会协商缴费。

原来在学前班里,除了登记在册的学生之外,还有额外多招的学生。小丁将这一发现告诉了领导,领导提醒小丁可以经常去清点一下人数,留意学前班学生的实际人数。

经过单位调查发现,周素萍在2011年私自招收了13名学前班学生和2名幼小衔接班学生。

按照学前班招生流程,学生家长报名领取登记表后应当到财务交学费,由财务出具收据或者发票。

而周素萍却让家长在开学前直接把一部分学费交给她,然后自己向家长出具收条,剩下不足的学费由学生家长直接交给带班老师,再由带班老师直接交给周素萍。

2011年周素萍共截留学费近12万元。

东窗事发后,周素萍将截留的学费上交到了单位财务部门。

鉴于周素萍已经在单位兢兢业业地工作了近30年,截留的学费又都追缴了回来,单位在对周素萍进行了批评教育后,也就没再追究她的责任。

卷土重来

女教师迷途未返

然而周素萍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通过自己之前的暴露经历,总结经验教训,准备卷土重来。

2012年9月学前班开学时,周素萍将各个教室的学生名单送到带班老师手里,一份是在册的学生名单,另一份是不在册的学生名单。原来这年周素萍又私自招收了22名学生。

这次,周素萍更加小心翼翼了。由于电脑课和游泳课需要单独结算课时费,因此,这些不在册的学生被剥夺了上这两类课的权利。

因为单位领导在“十一”前一般会对各学前班进行检查,周素萍怕私自招收学生的事情败露,就让老师跟学生家长说学前班有人得了水痘,让孩子在家躲几天。同时,因为考勤表需要报到单位,周素萍还交代这些私自招收的学生单独记考勤,不能写在考勤表上。

此外,周素萍还对密切接触孩子的老师,包括带班老师、生活老师、保洁员、保健医师等14人,进行了物质“奖励”,每人发了500元的福利,并称以后会继续给他们发福利,但要注意对编外的孩子进行保密。

而且,在案发前,也就是中秋节放假的前几天,得知领导要核实学生人数,周素萍还让保洁员、保健医师带着不在册的学生到外面躲起来。

“如此一来我们这个小团体的工作积极性会更高,而且这次我已经把像游泳馆那种漏洞堵住了,应该不会有这个小团体之外的人发现我私自招收了学生。”周素萍案发后说,觉得自己这次已经非常细致和小心了。

百密一疏

柜子里拿出15万

2012年10月中旬,学前教育部的领导带队逐一清点人数,发现学前班多出了近20名不在册的学生。领导立刻想到了周素萍,于是委派副主任找周素萍谈话了解情况。

周素萍见事情已经败露,不得不承认自己私自招收学生的事实。副主任让周素萍将私自收取的学费全部上交到财务室。

当日上午,几名同事帮忙整理周素萍柜子里的钱,并上交12万余元。

然而,到此时,周素萍还没有断了贪便宜的心思——柜子里还剩下3.2万余元没有上交。直到副主任让周素萍回去之后再好好想想,周素萍经过百般思量才决定上交。

周素萍交代,她之所以留下这3.2万余元没有及时上交,是因为早上突击检查时有2个私自招收的孩子没有被查出来。周素萍就想既然没有被查出来,就把这两个孩子的学费留下。同时这些钱里还包括一部分孩子家长交的兴趣班的钱,因为兴趣班的钱检查人数是查不出来的,所以周素萍也就没想上交这些钱。由于这些钱虽然也在周素萍的柜子里,但没有跟之前上交的10余万元放在一起,所以早上同事整理钱的时候也没有发现。

“后来又把这些钱交上去了,是因为副主任又找我谈话,我就害怕了。”下午2点,周素萍找到副主任坦白还有一笔钱要上交,副主任就让财务人员到周素萍的办公室把钱收走了。

此外,为了补上钱窟窿,周素萍的儿子还送到学校3万余元。

2012年11月,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反贪局收到关于周素萍涉嫌贪污的举报线索。经调查发现,2010年周素萍已经开始私自招收学生,这一年周素萍私自招收3名学生,并将4.7万余元的学费据为己有。周素萍三年共贪污学费35万余元。

被判刑罚

周素萍悔不当初

西城区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周素萍提起公诉后,法院对其进行了公开审理。

“因为我们一共6个学前班,每个班大约三四十人,所以我觉得每个班如果多加三四个人的话,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当检察官问及为何会想到私自招收学生时,周素萍如此供述。

孩子妈妈尚某说,由于耽误了正常的报名时间,着急的尚某在2012年7月底直接来到了学前教育部的办公楼,遇到了周素萍并咨询能否让女儿入学。周素萍一口答应,但前提是只能缴纳现金且不能开具发票。

由于急于让孩子入学,尚某也就同意了,并于第二天一次性把钱全部交给了周素萍。

此外,其他家长多是以电话咨询或朋友介绍的方式联系到的周素萍,并在周素萍的“帮助”下使孩子顺利入学。

在为孩子办理入学的焦躁情绪和对周素萍满怀感激之情的驱使下,家长们并不知道自己中了周素萍的圈套。同样的学费,自己的孩子却没有受到同样的教育。

而“帮助”周素萍安插学生的带班老师、生活老师、保洁员、保健医师等,由于都属于聘任制,以为这些不在册学生是周素萍的关系户,鉴于周素萍的职务,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案发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成了周素萍犯罪的棋子。

2013年11月11日,经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一审以贪污罪判处周素萍有期徒刑十年。

拿到判决的周素萍泣不成声,一周后,她决定上诉。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责任编辑:赵佳俊] 标签:学生 学前班 学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车型导购

雷克萨斯RC Coupe官图发布

旅游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