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伤医事件频发 用什么捍卫医者尊严?

2015.07.10 来源:凤凰辽宁综合    

这些年,医患纠纷作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长期受到人们的关注。今年5月下旬以来,暴力伤医事件频频发生,仅从5月28日到6月7日的十天内,就连续发生了9起伤医事件。而与此同时,为遏制暴力伤医现象继续恶性蔓延,6月24日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首次将“医闹”行为列入修改的范围。

10天连发9起伤医事件 医患关系怎么了?

根据中国医师协会统计,5月28日到6月7日,短短十天,我国连续发生9起伤医事件,多名医护人员受到伤害。6月10日,中国医师协会、中华护理学会联合发出声明,谴责暴力伤医,声明指出,打击暴力伤医是每一位有良知的社会公民应有的共识;维护医师的人身安全,是公安、执法机关不可推卸的责任。

·因制止插队 医生左眼球被打破裂

6月5日,陕西省榆林市第二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刘峰,因制止患者插队,左眼球被打破裂,两天后转至北京同仁医院继续进行治疗。目前,左眼仍无光感

·患者死亡 家属追打值班医生

6月3日凌晨,河北保定容城县人民医院的监控画面显示,一个人正被另一个人追打,他们从一辆车后打到了车前,持续了较长时间。经记者了解,被打的人是该医院的内科主治医师靖大夫,这名医生身体多处受伤,记者找到了当时也参与抢救的内二科主任刘力锋,在刘主任提供的患者入院时的入院记录上,记者了解到患者83岁,初步诊断为肺炎、褥疮以及脑梗死后遗症。

据刘力锋医生介绍,患者是一个卧床20年的病人,他是以肺炎入院,入院第二天晚上出现呼吸衰竭,经积极抢救无效患者死亡。死亡以后,患者家属出现情绪激动与值班大夫发生一些冲突。

·医院伤人事件 包括就医者6人受伤

6月3日下午,在德州市人民医院急诊抢救室和门诊区域发生伤人事件,2名医护人员和4名就医者受伤。目前,伤人者已被公安机关控制,医院正在全力救治受伤人员。

·值班护士被陌生男子砍成重伤

6月7日中午12时左右,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一名值班护士被一名陌生男子用菜刀砍成重伤。目前,受伤护士病情稳定。伤人男子已被当地公安局刑事拘留,但是拒不交代作案动机。

医生频频遭遇暴力袭击,社会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有人说,当你生命垂危时,在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中,医生是最希望你活下来的人。因为医生最大的快乐就是治病救人,没有一个医生想把病人治坏治死。而在全球医生中,中国医生是最能吃苦的群体。我国的标准工时为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最新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医师的工作压力主要来源于工作量特别大。52.72%的医师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在40—60小时,32.69%的医师在60小时以上。有人戏言,中国医生只要坚持8小时工作制,每周末休息,整个医疗体系就会瘫痪。

在很多大医院,医生出诊一天,看七八十个病人,不喝水、不吃饭、不上厕所,其劳动强度之大,世界罕见。例如,美国梅奥诊所的员工是北京协和医院的15倍,但每年接诊的患者只有协和的一半。中国医生以超负荷的工作,承担了世界上最大的门诊量。仅此一点,就足以令人敬佩。

医生是社会的精英群体,也是社会的稀缺资源。只有最优秀的人,才有资格当医生。如果医生频频遭遇暴力袭击,社会将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两天,朋友圈里一则《高考招生,医科类院校意外“断档”》的微信十分火爆,微信中提到,北京协和医学院、广州中医药大学、南方医科大学等多所知名医学院校高招“断档”,“没有人愿意做医生了”。而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是,有份调查显示,6成多的医生不赞成子女学医。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医患关系。最优秀的人才不愿学医,大量医生逃离医疗行业,良医的生产线逐渐断裂,最终导致好医生奇缺,看病越来越难。

医患矛盾上升的结果,是更多的人不愿意当医生。而最终为医生行业平庸化埋单的,是全体国民的健康。

暴力伤医,患者从弱者变为施暴者。

提到暴力伤医案,就不得不提浙江温岭杀医案,2013年10月25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3名医生被患者连恩清持刀捅伤,其中一名医生死亡。2015年5月25日,连恩清被执行死刑,让连恩清从患者变成杀人犯的,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鼻部手术,连恩清认为医生没治好他的病,而医院的结论又是治好了,这场在医院看来仅仅属于患者对手术效果期待过高的纠纷,持续了19个月,最终,双方认识上、感受上的差距,造成了悲剧的发生。

伤医事件发生后,患者从弱者变成了施暴者,而几乎每起事件的背后,都有着错综复杂的原因。有调查显示,医院的耳鼻喉科和急诊室最容易发生暴力伤医案,耳鼻喉,这几个部位对人体的综合感受和生活质量影响很大,而这种感受又无法让别人体会,在身体和心理上长期都很痛苦的情况下,一个小小的诱因令患者爆发。而在急诊室,急症、重症集中,病人急,家属急,一点小事就有可能成为暴力的诱因。但是,无论任何原因,都不能成为对医生暴力相向的理由。

暴力伤医,预防比应对更重要。

对践踏法律的伤医辱医行为,无论任何惩处方式,都是在案发后的应对。专家表示,对于暴力伤医事件,预防远比应对更重要。专家认为,建立追责制度、医院建立切实可行的措施以及医务人员提高自身的防范意识也尤为重要。

此外,医院是否应提升安保等级近几年在业内也引起了激烈的讨论。有人认为,医院内应增加安检设备,为安保人员配备更多防暴器具。2013年,国家卫计委也曾经发文要求,为了加强医院安全防范体系建设,医院保安数量不得低于在岗医务人员总数的3%、20张病床必须配备1名保安。但也有专家认为,文明社会的安全需要的是法制的保护,而并非每个个体的武装。

国外怎样避免暴力伤医。

其实,不光是在我国,针对医护人员的暴力事件在很多国家都有发生,而各国也都在努力减少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

·美国:组织医护人员参加反暴力培训

2004年,美国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颁布了第一版《医疗和社会服务工作者防止工作场所暴力指南》,就如何建立一个安全的医疗环境,避免和防范暴力侵入,提出了可操作的指标。如医疗场所必须安装报警钮,配备手持报警器等有效的报警系统;必须装备24小时监控系统;设置紧急员工避险房间,保证治疗区有备用出口;家具布置和治疗区陈设应避免妨碍员工脱困。医院须建立暴力记录的患者“限制访客”名单;建立一个发现有攻击性行为的问题患者记录本。

·日本:设专人聆听患者苦恼

日本人看病大多采用预约制度,医院很少有人满为患的时候,在各医院的大楼里,经常能在布告栏上看到“患者服务至上委员会”的字样,这是医院为患者提供便利服务以及人文关怀而特设的一个部门,具体包括提供各种生活供需品、指派护工人员、接待投诉、聆听烦恼、收集患者意见等等。日本的医院还相当重视对患者隐私的保护,包括病床必须配帘子,学生见习需要征得患者同意等,这也从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矛盾产生。

·俄罗斯:法律保护细致周全

与许多国家解决医患纠纷时采取“调解优先”不同,俄罗斯采取“法律优先”。俄罗斯患者权益的法律保障在多部法律中都得到体现,如行政违法法典、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民法、刑法、民事和刑事诉讼法、医学司法鉴定法,另外还有一项贯穿多项法律的原则--维护公民健康。如果患方认定自己的健康或生命受到了医疗事故的侵害,他们便可向相关医院等提出索赔要求。另一方面,俄罗斯也利用法律保护保障医生,对医方造成的医疗事故也“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以色列:提高医护人员服务意识

在以色列,有调查发现近年来对医护人员的暴力袭击现象减少,从2008年的4000起下降到了2010年的2528起,但是言语辱骂的现象增加。去年,以色列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所掌握的4047宗暴力袭击医护人员的个案中,39%与医护人员的行为有关,29%与病人有关,16%与医院管理有关,此外,有10%的病人袭击医护人员事件是由病人等待治疗的时间过长导致的。调查还发现,急诊室护士遭受暴力袭击的可能性是内科护士的5.5倍。很多暴力事件都是从一开始的小冲突逐渐升级导致。调查还发现,医院方面有责任在管理上作出改善,包括避免医护人员人手不足、医院过分拥挤等,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暴力行为发生。

重建良好医患关系 医改是根本

医生和患者本来就不该是仇人,而是利益共同体,而在某些地方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很大程度上是“以药养医”等长期积累的产物。所以,重建良好的医患关系,最根本途径还要靠医改。但医改步入深水区后,遭遇的障碍也会更多,需要进一步解放医疗生产力。

针对医务人员的暴力行为,是全社会的公敌。我们既要依法打击犯罪,也要坚定推进医改,同时不断完善社会沟通和制度建设。医者仁心,患者信心,愿悲剧不再发生。

(凤凰辽宁综合央视新闻、人民日报、南方都市报、东方网)


凤凰网城市联盟监督电话:010-60675241 监督及意见反馈邮箱:yuxl@ifeng.com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2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