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抓鸟案量刑热议之后的冷思考

2015.12.04 来源:凤凰辽宁综合    

1994年出生的小闫是郑州一所职业学院的在校大学生。放暑假在家时发现村外的树林里有鸟窝,和朋友架梯子将鸟窝里的12只鸟掏了出来,养了一段时间后售卖,后来又掏了4只。然而因为这16只鸟,小闫和他的朋友小王分别被判刑10年半和10年,并处罚款。(来源:新文化报)

(燕隼。图片来源:新京报)

究竟是什么鸟这么宝贵?

燕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俗称青条子、蚂蚱鹰、青尖等。体形比猎隼、游隼等都小,为小型猛禽,体长28至35厘米,体重为120至294克。

(对闫啸天掏的鸟经鉴定为燕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判10年半是否量刑过重?

此事在网络上引起巨大反响,很多人认为,是不是处罚过于严重?毕竟10年半的牢狱之灾对于一名在校大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灾难。

《刑法》第341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小闫的情节是属于特别严重的。辉县市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认为,“被告人闫某在判决宣告以前犯有数罪,应予数罪并罚。”

小闫是否是“明知故犯”?

很多人认为,或许小闫只是闲来无事,对于法律并不了解,才导致进入了这样一个法律的“陷阱”。小闫的上诉理由也是,他不知道猎捕的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法院为何没予采信?

根据此案的二审裁定书,“经查,闫某在公安阶段对其主观上明知的事实曾有过稳定供述,且该供述能够与闫某本人在百度贴吧上发布的关于买卖鹰隼的相关信息予以印证,足以认定。”

此外,一审时小闫的辩护人曾提到,小闫在公安机关传讯时,其供述的是捕捉的系阿穆尔隼幼鸟,但是否是阿穆尔隼没有证据能够认证。这些都说明,小闫起码是知道他抓到和卖掉的鸟是隼的一种。

(闫啸天的学生证。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不知情”不是犯罪的理由

男子抓百余只青蛙被起诉 今年6月16日晚,常州市民薛某在田地及河边抓了百余只青蛙,还拿着去售卖,被抓了现行后被起诉。薛某感到有点“冤”:“过去抓很多青蛙、蟾蜍、麻雀等,根本没人管,现在怎么突然就构成犯罪了呢?”经鉴定,薛某捕捉的青蛙为黑斑蛙和金线蛙,二者均属于“三有”保护动物。

老人粘鸟被判缓刑 2013年10月27日,61岁的牛大爷在北京石景山区八大处架粘网捕了5只鸟。2014年5月,牛大爷被判处拘役半年,缓刑半年。被抓时,他大摇大摆地一手拎着粘网,一手提着鸟迎面走向执法民警。“我就根本没觉得是个事儿,就没藏着掖着。抓我的时候我都傻了。”经鉴定,牛大爷捕获的黄雀和灰喜鹊都是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动物。

6元钱买3只鸟被判6个月 为讨好老板,江苏省如皋市的鱼贩李德平花了6元钱买了3只鸟,却不知自己收购的是珍贵野生动物。原来,这3只鸟分别为领角、红隼和阿穆尔隼,经鉴定,均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今年5月,李德平被判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000元。

加大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力度避免悲剧重演

相关人士表示,生活在农村和城市郊区的人们,对掏鸟窝司空见惯,认为不是大事,更和违法犯罪无关,其实不然。

两个大学生是否有点冤?如果我们仔细阅读该案判决书可知,一是他们并非只是在“自家附近”掏鸟窝,而是去树林里;二是燕隼每窝仅产卵2至4枚,说明他们不止一次掏鸟窝,把掏燕隼当成挣钱的手段;三是他们把燕隼高价在网上出售,足见其明知掏的不是麻雀等普通小鸟。依据我国现行法,燕隼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非法捕猎、杀害、运输、出售10只以上即构成“情节特别严重”情形,应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为避免此类悲剧重演,就有专家建议,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和协会应加大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力度,让社会公众知道野生动物的种类和重要作用。

目前,闫啸天的家人和律师已经向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河南省高院已经介入此案。记者联系河南省高院宣教处工作人员,其回复称,该院未介入此案。

(凤凰辽宁综合新华网、法制晚报、新文化报、红网、)


凤凰网城市联盟监督电话:010-60675241 监督及意见反馈邮箱:yuxl@ifeng.com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2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