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八大家”缘何千年后聚首辽宁?
辽宁

“唐宋八大家”缘何千年后聚首辽宁?

2020年12月28日 07:39:23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12月24日电(记者李恒、王莹、赵洪南)12月23日,新华每日电讯微信公号刊发题为《“唐宋八大家”缘何千年后聚首辽宁?》的报道。

高山之巅、长水之源,他们分处两朝,却意外在数百年后“组团出道”——唐宋八大家。他们是唐代的韩愈和柳宗元,宋代的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和曾巩。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近日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展,展览展出与“唐宋八大家”主题有关的书画、碑帖拓片、古籍、陶瓷等展品115件(组)。开幕伊始便吸引了国内外文博界和公众的广泛关注,众多游客慕名前来打卡。一幅幅传世书画、一件件精品器物,带你跨越千年,与“唐宋八大家”来一场穿越时空的相遇。

12月4日,一位参观者在辽宁省博物馆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展厅里参观。新华社记者 姚剑锋 摄

走进辽宁省博物馆,仿佛置身于历史的泱泱长河中,让人忍不住屏气凝神,感受这萦绕周身的传统文化气息。

据介绍,此次展览是以传世精品展示“唐宋八大家”家国情怀和时代风华的主题文物展,展览分为“文垂千载”“德行笃定”“家国情怀”三个部分,从文学、人物、精神三个方向16个单元全方位呈现唐宋八大家,引领观者重温他们的文学、书法及绘画的精湛造诣,将他们的思想情怀、家国情怀传递给观众。《宋人仿顾恺之洛神赋图卷》《北宋徽宗赵佶瑞鹤图卷》《东晋佚名曹娥诔辞卷》《明仇英赤壁图卷》《北宋苏轼行书洞庭中山二赋卷》《北宋苏轼行书阳羡帖卷》《北宋欧阳修行书谱图序稿并诗卷》等国宝级文物均在展览中展出,让人一饱眼福。

图为苏轼《洞庭春色赋》。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在展览大厅,辽宁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东告诉记者,“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亮点颇多,独具创意。举例来说,祁寯藻的楷书《韩愈平淮西碑并序》让观众见识了作为军事家的韩愈文武双全的一面;再如《韩愈罗池庙碑》集苏轼的书法、韩愈的文章、柳宗元的事迹于一体,一件文物凝结着“唐宋八大家”中三大家的文学艺术作品与轶事。这是一个精彩绝伦的中华文化大课堂,也是一次生动活泼的“中国故事”展演。

“‘唐宋八大家’文物多寡情况极不平衡,苏轼流传下来的文物最多,曾巩的就很少。”辽宁省博物馆副馆长董宝厚告诉记者。为了解决文物问题,他们向江西省博物馆、柳宗元纪念馆等借阅文物保证展览顺利展出。

图为《北宋苏轼行书阳羡帖》。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实力强劲的“八大家”阵容中,曾巩似乎是一个“非常七加一”的存在。既没有像欧阳修、王安石那样参与或经历过重大的政治事件,也没有像韩愈、苏轼那样一生都在惊涛骇浪中度过。

曾巩作为欧阳修的门生,得到了师父很高的评价。欧阳修《送曾巩秀才序》中写道:“其大者固已魁垒,其于小者亦可以中尺度。”评价曾巩的文章无论优秀的还是一般的,都达到或者超出了考试标准。

其实不止欧阳修,“唐宋八大家”的王安石、“苏门两兄弟”对曾巩也是推崇有加。王安石在《赠曾子固》中评价曾巩:“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苏轼的《送曾子固倅越得燕字》中有云:“醉翁门下士,杂遝难为贤。曾子独超轶,孤芳陋群妍。”苏辙《曾子固舍人挽词》中则评价:“儒术远追齐稷下,文词近比汉京西。”

图为唐宋八大家“心忧天下”名句。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八大家’对‘八大家’的评价是最具佐证的资料。”董宝厚说,曾巩的一生,成就很多,文学造诣更是突出。

众所周知,“唐宋八大家”的诗文著作数量众多,但流传于世的墨迹等文物却凤毛麟角。本次展出的《东晋佚名曹娥诔辞》,手卷书心为绢本,纵32.3厘米,横54.3厘米,是东汉时上虞令度尚为孝女曹娥所立碑文,其事见于南朝宋范晔撰《后汉书·列女传》,原碑已佚。因书于东晋升平二年(358年),故又名《升平帖》,是现存署年最早的小楷书墨迹。

此卷书心有韩愈行楷书题名一行,是存世的韩愈唯一墨迹。难能可贵,观赏价值颇高。

“唐宋八大家”缘何千年后聚首辽宁?

说到大唐,人们首先会想到古都西安;说到宋,人们会想到北宋的东京汴梁与南宋的“西湖歌舞几时休”。唐宋时期的辽宁并不在文化核心区,“八大家”里也没有辽宁人,这场“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为何要选择在辽宁举行?“八大家”的诗词文章,又如何与文物联系起来呢?

“唐宋八大家”最早源自明初朱右选韩、柳等人文为《六先生文集》,因并三苏为一家,所以实际是“八先生文集”。明中叶唐顺之所纂的《文编》中,唐宋文也仅取八家。明末推崇唐顺之的茅坤根据朱、唐的编法选了八家的文章,选辑了《唐宋八大家文钞》共160卷,“唐宋八大家”之名也随之流行开来。

图为《三苏文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董宝厚介绍展览缘起时说,发现普通观众对优秀传统文化很感兴趣,但对专业性强的展览有点看不懂。辽宁省博物馆有众多唐宋以前的书画珍品,但是专业鉴赏者并不多,而“唐宋八大家”则是无人不晓,于是围绕“唐宋八大家”的生平故事、传世文章甄选馆藏书画珍品,采用观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新颖有趣地呈现出来。

虽然辽宁省博物馆的中国古代书画藏品丰富,但用文物讲述“唐宋八大家”的历史,仍需社会各界的支持。本次展出辽宁省博物馆藏品84件(组),首展53件藏品,商借省内文博机构藏品11件(组)、商借省外文博机构18件(组)、复制品2件(组)。由辽宁省图书馆提供的宋刻本韩愈《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等6部古籍,都是被藏书界视为凤毛麟角的“天禄琳琅”善本。

图为唐宋八大家第二部分“德行笃定”序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辽宁省博物馆馆长王筱雯表示,辽宁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红山文化、三燕文化、辽金文化、清前文化厚重灿烂,大量富有鲜明地域特点的珍贵文物保存至今,是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的重要见证。如此丰富的文化资源,需要被更多的人看到和了解。

(小标题)再现“唐宋八大家”的家国情怀

“唐宋八大家”作为中国古代优秀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忠义两全、心怀天下。在对儒家道统的维护,对“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人文理想的坚守,对国家统一和民族大义的维护上,始终与国家民族休戚与共,至今依然不乏共鸣。

“精神世界是最不易用形象可见的事物呈现出来的。我们倾心打造的数字化展陈项目,受到了观众好评。”董宝厚介绍,在第三展厅的全息数智人剧场,生动地再现了“唐宋八大家”之苏轼千年前在徐州抗洪、杭州防疫和西湖清淤的历史画面和家国情怀。

图为数智人画剧屏“苏轼杭州抗疫”。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在杭州瘟疫肆虐时期,苏轼兴办医院,并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救民于水火之中。

元祐四年(1089年),苏轼第二次任杭州知府。刚一到任,就遭遇百年不遇的瘟疫大流行。苏轼以老友巢谷的“圣散子”秘方,自费购买了大批药材,配制“圣散子”,命人在街头架起大锅熬煎。过往行人,“不问老少良贱,各服一大盏”。瘟疫过去后,为防患于未然,苏轼拨出公款两千贯,又捐赠黄金五十两,在杭州创立了一所病坊,取名“安乐坊”。据说这是我国第一所面向民众的官办医院。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我们通过数字化呈现苏轼杭州防疫的故事,将古人的这种防疫精神和我们现代生活契合起来,让观众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也更容易体会这种可贵的家国情怀。”董宝厚说。

在第二展厅中的画剧屏《赤壁赋》,以明代书画家仇英的作品为蓝本,以真人表演与中国古代名画相融合的方式,再现了千年前苏轼荡舟赤壁,江上怀古的文人情怀。

除了数字化呈现,本次展览也设置了拍照打卡区、诗词展墙等方式帮助观众更好地理解吸收“唐宋八大家”的情怀操守,走进他们的精神世界。

记者在第三展厅“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诗词展墙前看到,很多观众都在拿出手机拍摄,或紧眉思索,或昂首默念诗词,品悟大家的家国情怀。

图为唐宋八大家第三部分“家国情怀”序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唐宋八大家”留给后世的精神食粮

两朝人组合而成的“唐宋八大家”虽已远去,但通过浩瀚的历史文物展现他们留给后世的精神光辉,化成了弥足珍贵的精神食粮,滋养着无数中华儿女,更是成为民族精神宝库里永不熄灭的火把。

“讲解过很多次展览,但‘唐宋八大家’的展览是我最喜欢、最重视的一次展览,不管是他们的文学造诣还是品行操守都给了我很大启发。”从事志愿者讲解工作12年的辽宁省博物馆志愿者高晶梅说。

辽宁省博物馆志愿者车竹青为了做好展览的讲解工作,看了很多关于唐宋时期的历史书籍,甚至翻开了当年准备高考的资料。“回忆展览中呈现出来的耳熟能详的大家名作,这也是‘八大家’给自己的一种精神信念。”车竹青说。

图为唐宋八大家诗板互动区。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我对欧阳修《欧阳氏谱图序稿》这件藏品印象非常深刻,从它放大版的展品来看,我们发现欧阳修在写文章的时候也是逐字逐句修改,反复打磨,这不正体现了他治学严谨的态度吗?不管对于我们个人还是教育孩子,都是激励。”观众余嫣鸿是从外地远道而来的。

针对《欧阳氏谱图序稿》展现“欧阳修创作过程”这一细节,董宝厚补充道,“这是我们特意设置的放大版本,观众看到的更多是大家的成稿,创作过程很少见。”

图为《欧阳氏谱图序稿》释文解读看板。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李恒 摄

“一代文宗欧阳修也在不断锤炼自己的文章,他的这种严谨苛刻的学习态度、求知精神,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具有很大的借鉴作用和启迪意义。”董宝厚说。

董宝厚认为,在文物展上,人们欣赏的不仅是一件件流传千古的稀世珍宝,更重要的是品味跌宕起伏的人生百态,敬仰高风亮节的人格力量。这才是让文物“活起来”,让观众走进去,让文化传开去的真正内涵。